欢迎来到笔墨纸砚网!!!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中国艺术 > 艺术人物

建筑业、工程业,在2022年走向会如何?

时间:2022-06-01 15:58:04 浏览: 作者:笔墨纸砚网

从18年担任项目领导班子成员如今的项目经理,经历了两个完整项目,供职于一家民营建企特级资质的总包单位,我对行业的看法很悲观。以我的判断,22年之后建筑业、工程业将会重新洗牌,要用两年的时间完成对民营企业的淘汰,最终形成央企、国企群雄分割市场的格局。

在此说明一下,建筑业和工程业涵盖了不同的范畴,本文着重描述工程业中的建筑业(房地产业)的未来发展趋势。

21年下半年建筑行业进入了黑暗时刻,直到22年仍然处于黑暗之中,不过至暗时刻仍未到来。得此结论主要依据以下几个因素:

上游开发商的“烫手山芋”去年年底,我负责项目的甲方董事长莅临现场,对进度十分不满,但他仍然没有改变一贯的强硬姿态,当着我的面训斥他们的高管,又是力度不够,又是执行力差,总之我们的进度不利,就是他们的管理不够强硬。而他最务虚的一句话就是:“不要担心我们拖欠的那一点点工程款,我手里有十几个亿的资产,你们不要有顾虑,只管推进就可以”!

怎么可能没有顾虑,工程推进到了90%,工程款才50%,做到这一步我们算是仁至义尽了吧,我能看到管理中心后台他们的销量裹步不前。从第一个付款节点到最后,从来没有完完整整的顺利付完一次,利息他们都不敢看。

这让我想起前两年,跟公司的一个领导去检查项目,受检项目的隔壁就是当地著名的烂尾楼,我就问,开发商这样迟迟的不交房,你们业主这么淡定,也不去闹事啥的?他给出了非常经典的回复:“现在不催、不闹,还担心害怕他们跑路,业主们也不敢啊”!虽然当时作为笑谈,可现在看看,有多少的开发商都想躺平。

去年我预测,随着降准、降息、限跌令,以及地方各类刺激政策的出台,今年三月份将会迎来转机,然而三个月马上过去,市场依然一潭死水,是刺激的力度不够,还是这届韭菜太过冷静。

在以往,开发商手握期房,约等于手握现金,而如今的期房无人问津,不能变现,接下来就无力支付承包商,承包商十分不安,都想观望观望,于是形成了甲方不催,乙方不动的默契。

曾经开发商刚拿到地,投标的承包商挤破头,因为市场预期告诉他们,没有问题,盖好就能变现,那时候我们承接工程卑微到了骨子里,我负责的上个项目,垫资到二十层,市场上垫到封顶的也比比皆是。

疫情对楼市的冲击太大,各行各业都是一片肃杀,此时,三道红线的划定,加速了泡沫的戳破。随着某大的一声暴雷,某业、某园等巨头紧随其后。某大的老伙伴们都纷纷解约,想寻找新的伙伴是如此困难,只能一点一点地下沉。然而尽管开发商们拼命地辟谣自己没问题,但都穷到靠裁员度日的你们,怎么让人相信。

开发商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,无人接盘只能导致破产重组、裁员降薪,上层都了解这种情况,但都把问题抛给了市场本身去消化,这么大的体量,开发商上天无路,下地无门,源头不能变现,都不能变现。

中游央企“稳扎稳打”年初八,本应聘成功可去某头部开发企业担任工程部经理,但提前被告知,集团有重大结构性调整,暂时不能述职。接到通知后,一脸茫然,无论什么样的企业文化,说得再好,只要没进行到实质性的入职手续,一切都是枉然。

当天晚上,邀请恩师吃饭,共同参与的有一个师兄,一个师弟,一个同班同学,只有师兄供职于“中”字头企业,大家对行业的现状都不太看好,但可以确定的是,他过的其实挺好的。席间他透漏,他们正在大量的回购某大的商票,在如此不良的经济形势之下,敢下这种决心,一定有自己的思考。

我开玩笑地说:“难道你们这是在抄底,以期成为大股东吗”?师兄笑了笑,不置可否,也许是迫于无奈,还有更深层次的布局。

与之相反的是,同样在“中”字系统大区的同学去年给我发了个“工抵房”某大的决策,涉及区域很广,第一阶段就涉及二百多套房,因为我们企业也是某大的合作单位,我很关注。但随后,同学告知我,领导层持不同观点,明令禁止这种抵扣方式的发生。

我们公司在当地不大不小,外称“龙头”,经过老董事长筚路蓝缕,外界同行也给予了一定的“崇拜”。即便这样,最高领导在开年的时候正告经营口:“宁可不接项目,也不要为了业绩而承接项目”。截止目前,新的一年里,公司还未释放承接到新项目的信息。

第二天,我就看到了我未能入职那家企业疯狂“调整结构”的新闻,当时感慨万千,第一,这“调整”的也太厉害了!第二,幸亏年前时间紧,未能入职,如果真的入了职,新进人员一定是被优化的对象。

现在已经是三月底,前阵子和相关领导吃饭,我问:“现在整个区域,复工率能达到多少”?得到的答复简单明了:“约30%”。正巧那天之后我有事,给隔壁项目经理打电话,问到复工的情况,他说:“我还没有去,工地现在一个人都没有,等等看吧”!

是的,这就是整体的中间承包商的缩影,民营企业在死亡线上苦苦挣扎,不到万不得已谁愿意停工,我之前就说过,停工停的就是利润。而如今,开工面临的最多的是分包商、包工头、农民工的讨薪。在过一阵子就是春种的时节,这笔资金什么时候到位还没有着落。

结论就是,民营企业生存空间越来越窄,有项目干不动,新项目没着落,只能等待,而蛋糕在逐渐变小,坚持不下去的就要被淘汰。

下游农民工的“步步紧逼”最近看到一篇文章写的是各地要清退50岁以上的农民工,评论区的回应得到很高的认同:“留不下的城市,回不去的农村”,显然,这种决定针对现状而言过于草率。因为农民工的平均年龄已然达到了43岁,或更甚之。

但自媒体的发达,新交流方式凸现,更加快了农民工的焦虑情绪,头部企业的暴雷也加快了农民工的紧张情绪。本来,包工头拖欠工资农民工已经习惯,但平时可忍,现在忍不了了。目前的现状像极了“挤兑风波”。

前阵子讨薪上门的农民工,说了一句话,印象颇深:“我们已经商量定了,暂时不干活,每天的工作就是讨薪,直到把我们的工资都要齐了”!这种思想的农民工肯定不占少数,事实胜于雄辩,再怎么说,农民工也没有原先那么好带了。

就像包工头老刘说:“我包工程已经二十多年了,和农民工的角色也发生了彻底的转变,从最初谁想在工地谋个差事要夹着烟带着酒来找我,到如今的‘工资日结还是周结’!我已经垫不动了,没钱我也干不动了”。

项目上总工从业也二十多年了,说起以往,工地上师傅是很讲究的,如果即便是天工,如果活干的慢,干的丑,晚上会悄悄的返工,不敢让管理知道。而如今,活不咋地,脾气却很见长。一言不合就结账,撂挑子。

这就是劳务市场,没有现金流,别说精品工程了,不让你后期大量维修就不错了。

综上,无论从市场需求,上游保有量,中游现状,下游心态,都不乐观,整个行业饱和与否留给专业人员评说,但22年,我的预判是一落千丈,如果六月份之前还没有转机,那么今年就是至暗时刻。未来,建筑业红利不再,不用幻想涅槃重生,接受现实,高速发展的时刻已经过去,这就是现状。

目前来看,建筑业也好,工程业也好,都是夕阳产业了。

如果你想从事这个行业,我觉得销售这一块比做工程的钱来得快一些,风险小一些。

现在的工程,无论是开发商也好,还是总包也罢,手上都没有现金,无论你做什么样的工程,基本上都需要你前期拿出不少的资金用于施工,下面你同时还需要拿钱出来垫给民工,用于结算民工工资。

这个行业看着光鲜,其中的辛酸苦辣只有做过工程的人才知道。一年到头,钱只出不进,好不容易收到的款,又要投入下一个工程项目里面。

但是现在市场的价格已经透明化了,做销售,利润空间也不大了,如果只是想混口饭吃,还是可以做的。

毕竟基建不停,市场就一直会有,如果确定要做,最好跟着大型的企业去做,他们吃肉,你喝汤,这样至少那口汤还能有个保障!

相关阅读

你知道哪些描写饮酒的古诗词?

你知道哪些描写饮酒的古诗词?印象最深的是:曹操的(短歌行),对酒当歌,人生几何,比如朝露,去日苦多,慨当以慷,忧思难忘,何以解忧,唯有杜康。 李白的(将进酒):人生得意须尽欢 莫使金樽空对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