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笔墨纸砚网!!!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中国艺术 > 艺术人物

民国时期哪些女艺术家的作品值得收藏

时间:2022-07-07 14:05:07 浏览: 作者:笔墨纸砚网


民国时的著名女艺术家有很多,我觉得很值得收藏的是清末民初著名刺绣家沈寿。

水温山软的江南,出现过无数个才子才女。清末之时,也就是年仅四岁的光绪皇帝登基为帝的那一年,这里又蕴育出一位精擅刺绣的才女,她就是沈雪君。

这沈雪君的父亲,曾经做过盐官,后来就开了一个古董铺,专门做文物生意。雪君自幼徜佯在名家画作之中,血液中浸透了历代名家的艺术因子,加上她天资聪颖,于刺绣这一技艺上精妙绝伦,宛如神授,观者无不称叹,赠以“针神”之名。故而,她小小年纪就远近闻名,手中的绣品也是重金难求。

转眼到了沈雪君三十岁的时候了,恰逢慈禧太后七十岁寿辰。这几年,慈禧老妖婆过得也不安生,几次割地赔款不说,前两年八国联军侵犯北京,又撵得她一直逃到西安避难。然而,越缺什么越宣扬什么,虽然已经是天下疮痍满目,慈禧还是要做一个风风光光的七十大寿。

雪君的老公余觉,虽然也是个读书之人,还中过举人的功名,但心同商贾,惯于投机钻营。他有一位朋友叫单束笙,在清廷的工商部供职,曾经见过沈雪君的神技,当时是赞不绝口。这次逢老佛爷大寿,便想起提议余觉夫妇呈几样绣品来祝寿。

没奈何,沈雪君只好花了不少功夫绣了《八仙上寿图》及和三幅《无量寿佛图》等绣屏,进献给慈禧。老慈禧看了啧啧称叹,心中很是喜悦,于是亲自召见了余觉、沈雪君,并且还挥笔写了“福”、“寿”两个大字,钦赐给夫妇二人。

擅于阿谀奉承的余觉,忙趁机献媚,表示夫妇二人将改名为余福和沈寿,来铭记太后老佛爷的浩荡隆恩。所以,现在很多资料上,都将沈雪君的名字定为是“沈寿”。但我一点也不喜欢这个名字,太恶俗了。后来,沈雪君的知已张謇,就很少称呼她这个名字,而是亲切地叫她“雪君”,又给她起了别号,叫雪宧。注意,并非是官宦的“宦”字,宧是指屋子里的东北角,古人所谓“东北者阳气始起,养育万物,故曰宧。”当时沈雪君的身体状况很差,喻有盼她身体强健之意。

经此一事,沈雪君的名声大噪,她的绣品也有越来越多的人来追捧夸赞。雪君的绣品,不只是中国传统刺绣技法的荟萃,而且她参照西洋绘画等艺术,特别创制了“仿真绣”这一绝技。在她的针法下,一样可以呈现惟妙惟肖的光影效果。

1911年,沈寿绣成作为国礼的《意大利皇后爱丽娜像》,意大利皇帝和皇后对这件作品爱不释手,于是亲自致函清政府以示感谢,并赠送给沈雪君嵌有皇家徽章的钻石金表一块。

1915年,沈雪君又携所绣的“耶稣头像”远赴美国旧金山,获得巴拿马世博会—等奖。

陆小曼陆小曼绘画师承贺天健,精研清代王鉴。她的山水画风苍秀妍丽,轻盈细腻,充满柔情。她能歌善舞,书法俱精,爱好文学戏剧,曾译著一部《海市屡楼》,也会京戏、昆曲,是天马剧艺社骨干,是二三十年代艺坛上的风流人物,也是“中国女子书画会”中的活跃分子。与诗人徐志摩的结合,曾为一时佳话。

陆小曼注重对画面美感的追求,比较讲究色彩之美与意境之美,色彩上不论轻重都能做到清新柔和,格调幽雅。她画面中的一花一草、一枝一叶、一鸟一虫都流淌着温暖祥和的神韵,她的工笔花鸟画在情调、意境及色彩上都达到了较高的统一。陆小曼的花鸟画透出的是无以名状的静谧与轻灵,她的花鸟取材广泛,用笔自由,融入素描理念,增强了对象的立体效果。虽然不是炫丽夺目的色彩,却是生命的返璞归真,弱小顽强的生命都成为了她倾心用来表现的对象。

陆小曼 人物

陆小曼作品早在九十年代就偶有拍卖行出现,但价格并不高。自进入21世纪,她的作品常出现在各大拍卖会中,价格也一路飙升。2001年她的《临黄鹤山樵山水》在上海敬华拍卖会上以2.2万元成交。2002年其《柳岸渔归》扇面在敬华拍卖会上以0.44万元拍出;《楷书八言对联》被北京华辰拍至1.32万元;《万花留向故园开》镜心被中贸圣佳拍至2.42万元;《闲亭醉酒图》立轴被上海东方国际拍至5.28万元。2003年她的《山水》和《人物》分别被拍至8.47万元和9.02万元;2005年立轴《溪山高隐图》拍至10.12万元。另一幅精品立作《书画合璧》的成交价为23.1万元;2009年立轴《山林幽居》、成扇《喜雨亭图》分别以10.08万元和11.2万元成交。由于她特殊的经历,加之市场的需求,陆小曼的作品逐渐受到市场的追捧,价格一路上涨。2010年,其《青春鹦鹉杨柳楼台》以12.32万元成交;一副立轴设色绫本《富贵双栖图》以31.36万元成交。2012年,其1950年作《仕女四屏》在中国嘉德以46万成交;2013年其《提篮仕女》以32.2万元成交。由于陆小曼画受到空前炒作,为了追逐利益,市场出现了些许仿品,随之而来的是市场温度的降低,近两年来虽有大批作品展出,但受捧程度已经不及从前,价格有所回落。然而,从收藏价值来看,后市还有较高收藏潜力。

潘玉良民国时期特别是“五四”运动以后,一批女画家受改造旧文化的新思潮的影响,纷纷就读于新式美术学校,学习西画,更有一些女画家不顾世俗的偏见远渡重洋,去欧美日学习西画。民国女性绘画中前所未有的出现了油画的题材,比如人物的肖像、风景、静物等。如潘玉良的《春之歌》、《菊花和女人体》、《穿红靴子的女人》这些题材都是在传统绘画中少见甚至是不能想象的。

潘玉良 黄菊瓶花 水墨

潘玉良原名陈秀清、张玉良。画家、雕塑家。1895年6月14日,潘玉良出生于江苏扬州。一岁丧父,八岁丧母。十三岁时被好赌的舅父卖给芜湖妓院成为雏妓,1913年芜湖盐督潘赞化为她赎身,并纳为妾室,证婚人是潘的同学陈独秀。潘玉良这时开始改姓潘。1918年,潘赞化将她送入上海美术专科学校学习美术。

1921年,潘玉良前往法国深造,先后就读于里昂、巴黎、罗马的美术学校。1929年归国后,先被上海美专刘海粟校长聘为西洋画主任,次年又被南京中央大学艺术系徐悲鸿聘请为油画教授,举办过四次个人画展。1937年,由于无法忍受潘赞化正妻的羞辱,再次旅居巴黎,在法国居住长达五十多年,卖画为生,与在巴黎开餐馆的河北籍华侨王守义同居。1977年7月22日,潘玉良逝世于巴黎。潘玉良留下的作品现大部分收藏在安徽省博物馆。

从2000年以来,潘玉良画作拍出高价的消息时有传来。到2010年这十年间,潘玉良作品的上拍数量逐步提升,成交额也在一路走高。其中,2005年和2006年可谓一大高峰时期,其作品《自画像》和《非洲裸女》分别在佳士得和西泠拍卖中以924万港元和902万人民币拍出,逼近千万。

自2010年至今,其作品的上拍数量和成交量比较高达到新高。就数据来说看,在2010年和2011年,潘玉良的的油画作品虽然上拍数量不多,但成交率高达100%,看得出来藏家仍在观望,而买家的购买欲未减。在2013年,潘玉良创作于1950年代晚期的一幅油画花卉作品《青瓶红菊》在香港苏富比40周年庆夜场以1744万港币成交,2014年春在保利香港以3450万港元拍出的《窗边裸女》更刷新了艺术家的拍卖纪录,且比《青瓶红菊》的价格几乎整整翻了一倍。事实上,从上世纪80年代后期起,华人世界就刮起了一股“潘玉良热”,而潘玉良画作的高昂价格则与这场持久的“潘玉良热”有着密切的关系。

丘堤民国女画家丘堤是让人遗忘的一位。她是决澜社唯一的女画家。1928 年她从上海美专毕业后东渡日本学习绘画,回国后在上海美专任绘画研究所研究员,后来参加了前卫组织“决澜社”,在1933年参加决澜社第二届画展时,展出作品《花》并获得唯一的“决澜社奖”。她在艺术创作上保持着固有的前卫姿态,其画风属后印象派风格,同时透露出一个东方女性沉静、优雅的气质。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以后,她开始转向服装设计领域,因而绘画方面未能得到新的发展。

丘堤 男孩

根据雅昌艺术网的不完全统计,截止到2015年4月18日,丘堤的作品上拍36件,其中成交25件,成交额1134万元,成交率75.68%。在已提供成交价的所有作品中,100-500万元的2件,10-50万元的10件,10万元以下的2件。1999年,其作品《月季与漆盒》在中国嘉德春拍中以22万元的价格成交。之后的三年里,其作品没有出现在拍场中。直到2002年,其作品再次出现,但表现却延续了三年前的稳定,上拍5件仅流拍一件,成交价格均保持在20万元以上。2003年,其作品上拍2件,成交1件,《男孩肖像》最后的成交价格为41.8万元,较之以前的最高成交价格有大幅提升。2004年,其作品上拍2件并全部成交,《静物》和《双雉》在中国嘉德春拍和香港佳士得秋拍中分别以46.2万元和47.8万港币的价格成交。2005-2007年她的作品拍卖表现平平,成交量均为1件,价格也不太理想,均未突破20万元。

之后,其作品又在市场中消失了三年的时间。2011年,其作品上拍3件,成交2件,其中《静物》在中国嘉德春拍中以230万元的价格成交,成为她第一件过百万的作品。2012年,在香港佳士得秋拍中,其上拍的作品《平湖秋月》最终以530万港币的价格成交,打破了她在2011年的作品拍卖纪录。因她的大量作品在抗日战争及社会动乱中已被毁,现侥幸留世的油画仅几十幅而已,加之她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转向服装设计,所以她的作品的市场表现虽然称不上理想,但还是比较稳定的。

何香凝民国时期国家战乱不断,内忧外患。一些女画家自觉地投入到为民族解放而献身的革命运动中,一部分人利用画笔作为武器,揭露社会的黑暗、反动统治者的无道,描绘人民的苦难。利用画作宣传革命,唤醒人民,拯救民族。于是出现了革命题材的绘画。女画家何香凝就是其中一位。其《狮》、《虎》、《孤松抗雪图》画出了中华民族自强不息、顽强不屈的精神。

何香凝 秋石寒林

何香凝,原籍广东南海,生于香港。号双清楼主。于年参加了孙中山创立的同盟会,成为该会最早的一名女会员,从此义无反顾的献身于拯救中国的民族解放运动中,成为孙中山最信赖、最得力的革命战友之一。曾任孙中山时期的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、妇女部长等职。年入东京本乡美术专科学校高等科日本画系,师从端管子川专攻山水花卉,同时还在帝国画师田中赖章的门下学习动物画,画狮、虎、鹿等。其间,《溪桥月色》在2000年中国嘉德和北京翰海分别仅拍出了1.98万元和2.2万元。当时画价一般都在数万元徘徊。其《苍石牡丹》在2001年上海敬华成交价也只以2.86万元。但精品价格就不一样了,可突破十万元。何香凝《梅花牡丹》在2003年北京华辰拍卖会上以12.1万元成交。次年,其《秋艳图》在中贸圣佳拍卖会上获价11万元。这充分说明只要是精品,总有人愿意出高价购买。但是,对于何香凝组合类型的四屏条来讲,似乎更受市场追捧,由于此作市场非常少见,一旦出现必然引起激烈争夺,价格自然也更高,甚至达到百万元。如其1934年作《花鸟四屏》在2005年中贸圣佳拍卖会上,经过几轮的比拼,最终以165万元成交,成为至今个人拍卖的最高价,刷新了以往的成交纪录,也是首次突破百万元大关,让藏家们大跌眼镜。香凝虎猿题材虽也有涨幅,幅度却不大。小尺幅《虎啸生风图》在2011年的西泠拍卖以13.8万元成交;何香凝 《松猿图》在2013年的中国嘉德以18.4万元。相比之下,手卷更易受到藏家追捧,价格也相对高昂往往一出场便引起全场轰动,成交价都在几十万元,如其《湖光春色图卷》在2012年中国嘉德成交价为78.75万元,相信此类作品上升潜力巨大。

顾青瑶顾青瑶山水取法清初“四王”和明代董其昌及清代的石涛等,并跟随名师黄宾虹研习传统的绘画技法,师从王一亭,精研历代名家技艺,被称其为“闺阁奇才”。为起义军设计军旗、符号、军用票图案等。她的艺术早年有较浓的日本南画的画风,色彩鲜艳明丽,清理柔润。其所画的《狮》可作为那时的代表作,其笔法精细,渲染丰富,造型严谨,画出了狮子的轩昂威猛的气势。年回国,与岭南派诸君交往甚密吗,与他们一起切磋艺术,逐渐形成自己的风格。她的作品都与其革命生涯息息相关,一改旧文人画的那种孤、愤、骚的意趣和一般女性的阴柔之气,以雄健、高洁的崇高之美来抒写她的革命气节和胸怀,来寄寓对民族觉醒、人民解放的意愿和信心。

顾青瑶,岭梅花海

顾青瑶的作品在市场上流通的非常少,拍卖会上也难得一见。其市场价位并不高,如溪岸柳亭成扇在2004年的朵云轩拍卖会上以7150元成交。2005年其《山水》立轴在中国嘉德也只以5500元成交。之后随着市场的繁荣,其价位也开始上升。顾青瑶1942年作的《岭梅花海》在2009年的中国嘉德的成交价为1.34万元。 其《合欢图》 在北京诚轩拍卖会上获价3.22万元。顾青瑶丁亥(1947)年作《清夏避暑》 在2014年的朵云轩以3.45万元成交。其价格都在这区间维持。目前的每平方尺均价在5044元。其书画还低处价值洼地,价值还远远没有到位。

周炼霞周炼霞1908年生于湖南湘潭,号螺川,室名螺川诗屋,忏红轩。她自幼才情绝佳,姿容艳丽。14岁随郑凝德学画,17岁师从晚清四大词家之一朱古微学词。周炼霞是海派著名女画家,同时也是近代最优秀的女诗人和词人。著有《嘤鸣诗集》《学诗浅说》《螺川韵语》等。

周炼霞的书画作品,这几年在国内拍卖会上日渐走高,她和吴湖帆合作的《荷花鸳鸯图》已拍到1035万元人民币。她的一方猫纹端砚也被拍得41万元人民币。她的诗好画好,画面多有和大家名宿的合作题跋,是收藏者们的收藏亮点。相信她和她的诗书画会给我们留下永不失去的美好。

周炼霞,东山丝竹

其书画在拍卖市场上出现的并不多,偶有上拍,价格也不高。2002年其《隶书对联》被华辰拍至0.88万元;2004年《翠羽粉荷图》成扇被上海嘉泰拍至1.1万元;《仕女》成扇被中国嘉德拍至1.76万元。近几年,她的作品在市场上很少见,价位实在不高。2010年,其《玉骨冰肌》在上海天衡获价17.3万元;同年,《荷花鸳鸯》在北京翰海以16.5万元拍出;2011年《烛摇红影》成扇在朵云轩以14.9万元成交。其整体价格还不高,可以说稍逊于陆小曼

女画家作品市场潜力乐观女画家作品未来的市场被大多数人看好。这除了其独特艺术价值外,也跟女书画家作品的存世量有关。目前女书画家作品毕竟稀少,一些作品算是可遇不可求,收藏价值高。一方面,纵观美术史,女书画家的涌现只有不到百年的历史,加之人数少,流通的作品毕竟有限,这是毋庸置疑的。而且女画家在对传统的继承和理解上,都赋予了女性特有的感悟和敏锐的体验,与行笔草草的男性画家相比,其赋色柔丽雅致,格调温婉恬淡。因此,女书画家的精品相当于“原始股”,买这些作品升值是一定的,现在应是收藏和投资的最佳时期,也算是捡漏投机的理想对象。

另一方面,女书画家的作品价格比起男书画家来,目前从市场角度看还是明显偏低,增值空间较大。由于在人们的意识中还存有偏见,目前为止依然没有被公认为书画艺术大师的女画家,她们作品的市场价格远低于书画大师黄宾虹、张大千、潘天寿、傅抱石等。随着人们的意识逐渐提高,艺术修养不断完善,相信最终会完全摒弃偏见,投资和收藏她们的作品增值空间会不断增大。再加上女书画家作品的伪作相对要少,还未出现像许多男书画家那样赝品满天飞的现象,所以从投资角度而言还是相对保险.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