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笔墨纸砚网!!!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中国艺术 > 艺术人物

《惠崇春江晚景二首》表达了作者什么感情

时间:2022-08-06 11:50:05 浏览: 作者:笔墨纸砚网


《惠崇春江晚景二首》是宋代苏轼的题画诗,所谓的“题画诗”是什么意思呢?简单地说就是题写在画作上的诗,题画诗在我国有着悠久的历史。

题画诗把无声的画和有声的诗巧妙地融为一体,从而使画意与诗情相映成趣,相得益彰,可以说题画诗是中国传统书画的特征之一。

这两首题画诗,是苏轼作于宋神宗元丰八年(1085年),是苏轼题写在惠崇的《春江晚景图》画作上的两首诗歌。两首诗如下:

其一:

竹外桃花三两枝,春江水暖鸭先知。蒌蒿满地芦芽短,正是河豚欲上时。其二:

两两归鸿欲破群,依依还似北归人。遥知朔漠多风雪,更待江南半月春。还是按照我一以贯之的回答方法:在赏析诗歌所表达的感情之前,先把画作的作者惠崇和题诗的作者苏轼做一个简单的介绍,然后再回答楼主的问题。这样就能“知人论诗”,也能较好地将问题回答精准。我先说一下画作的作者惠崇。

惠崇其人惠崇,宋初著名画家,福建建阳人,他还有另一个身份——僧人,惠崇就是他的法号。宋代著名画家郭若虚著有《图画见闻志》一书,这是一本记录绘画理论和绘画历史的专著。

在书中郭若虚对惠崇是这样记载的:“建阳僧慧崇,工画鹅雁鹭鸶,尤工小景。善为寒汀远渚,萧洒虚旷之象,人所难到也。”

(郭若虚《图画见闻志》·书影)

根据郭若虚的记载,可以知道这样的信息:惠崇善于用工笔细描鹅、大雁、鹭鸶等鸟类,尤其善于描绘“寒汀远渚”,也就是水中的小块陆地或者小沙洲,而且惠崇的画作具有潇疏旷远的特点。

苏轼的学生,“苏门四学士”之一的黄庭坚也曾评价过惠崇的画作,黄庭坚还专门写诗说“惠崇笔下开生面,万里晴波向落晖。梅影横斜人不见,鸳鸯相对浴红衣。”

从黄庭坚对惠崇画作的评价可知:水波、植物、斜阳、水禽是构成惠崇画作的主要素材。

(黄庭坚书法作品)

此外王安石在《纯甫出释惠崇画要予作诗》中,也有“画史纷纷何足数,惠崇晚出吾最许”这样的诗句。可见王安石是十分推崇惠崇的画作的,他非常赞赏惠崇的绘画技法,由此也可见惠崇的画作在当时是享有盛誉的。

由于年代久远以及画作的不易保存,惠崇的画作流传下来的很少,今存惠崇的画作只有三幅:《沙汀烟树图》、《溪山春晓图》、《秋浦双鸳图》。

《沙汀烟树图》为绢本设色,现藏辽宁省博物馆,画中水流缓缓,斜分两岸,沙洲横卧,近岸处有水草浮萍,两岸植株茂密。旷远飘渺,墨色淡雅史《沙汀烟树图》的最大特色。

(印有乾隆印章“古稀天子”的惠崇《沙汀烟树图》·局部·辽宁省博物馆藏)

惠崇的《溪山春晓图》,现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,画面呈现的是江南山水。整个画卷以崇山峻岭为背景起伏相接,山上树木葱郁,岸边杨柳依依。河中间舟船飞禽,宁静致远。山色湖光交相辉映,画境空灵渺远是《溪山春晓图》最大特色。

(惠崇·《溪山春晓图》·绢本设色·局部·现藏于故宫博物院)

惠崇的《秋浦双鸳图》,今存于我国台北故宫,此图大小与《沙汀烟树图》相近,岸边荷叶残,芦苇枯败。洲渚之上,一对鸳鸯水鸟停息在岸边,一只转颈梳理着自己的羽毛,一只定睛看着前方,两只鸳鸯惟妙惟肖。素雅的设色也使秋意更浓。

(惠崇·《秋浦双鸳图》绢本设色)

从以上惠崇现存的画作来看:山水相映,水渚飞鸟,淡雅疏旷,明亮晓畅是他的画作的共同点。但惠崇画的《春江晚景图》今已失传,我们无法一睹画中景致,但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:惠崇的《春江晚景图》是一幅绝好的画作。

为什么这么说呢?因为我们可以从这三点上得出这个结论:一来根据宋代画论和笔记中对惠崇的评价和介绍;二来可以对比参照惠崇今存的三幅绘画作品;第三就是苏轼留下的诗作《惠崇春江晚景二首》。

(书法作品《惠崇春江晚景二首》)

我们从苏轼的两首题画诗《惠崇春江晚景》可以看出,惠崇的《春江晚景》一共是两幅:一幅是春江鸭戏图,一幅是春江飞雁图。

苏轼是否懂得绘画鉴赏和点评苏轼,北宋代杰出的文学家和艺术家,他在诗、词、散文方面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就。那这里有一个问题要交代一下,楼主问题中的这两首诗既然是苏轼的题画诗,那么苏轼懂绘画吗?

答案是肯定的,苏轼不光懂得绘画的鉴赏,而且他本人就是一位出色的绘画大师,他还提出了许多绘画方面的理论。

(苏轼传世名画《古木怪石图》)

苏轼在题画诗《书鄢陵王主簿所画折枝二首》中,就提出“诗画本一律,天工与清新”的理论;在《书摩诘蓝田烟雨图》中就提出过“诗中有画,画中有诗”的绘画创作理论。

如在《书蒲永升画后》一文中,苏轼提出画水的重要技法,他认为:画家画水有“死水”、“活水”的区别,并认为一切艺术作品,不但要求“形似”,而且要求“神似”。如苏轼在文中写到:“古今画水多作平远细皱,其善者不过能为波头起伏,使人至以手扪之,谓有洼隆,以为至妙矣。”

在《书蒲永升画后》一文中,苏轼还说“如往时董羽、近日常州戚氏画水,世或传宝之;如董、戚之流,可谓死水,未可与永升同年而语也。”

从苏轼对画水的理论上看,他是深得绘画艺术奥秘的。

再如苏轼在《文与可画筼筜谷偃竹记》一文中,还记述了他在大画家文与可跟前学习画竹的事情,并与文与可讨论过画竹的技法。在今存的苏轼的绘画作品中,就有一幅是画竹的,这幅画就是《潇湘竹石图》。

(苏轼《潇湘竹石图》·绢本水墨·藏于中国美术馆)

苏轼的《潇湘竹石图》中的远山烟水、风雨瘦竹,近水与云天,蹲石与远山,筱竹与烟树产生了强烈的对比,画作展现的正是湖南省零陵县潇、湘两条江河交汇处遥接洞庭湖的苍茫景象。

由此可见苏轼对绘画是很专业的。他在画评《韩千马十四匹》一文中,自称“苏子作诗如见画”,所以我们可以这样认为:苏轼不光善于绘画,而且他是一位很专业的绘画鉴赏家和点评家。

苏轼诗文出色,加之对绘画有着很高的鉴赏能力,所以当他看到惠崇的《春江晚景图》后,欣赏之余,题写下这两首诗作的。苏轼对惠崇画作中的自然景色的神态描写非常生动,而且富有情趣。

尤其是第一首题写在春江鸭戏图上的诗作,苏轼成功地写出了早春时节的春江景色,他以细致、敏锐的感受,捕捉住季节转换时的景物特征。全诗春意盎然、生机勃勃,给人以清新,舒畅之感。

画以诗传,诗如见画。尤其是苏轼的题画诗《惠崇春江晓景》中的第一首,还成为人教版小学三年级语文中的一篇选编篇目,也可以说是一首广为人知、家喻户晓的诗歌。

(人教版小学三年级语文下册第一课是《古诗三首》,苏轼的《惠崇春江晚景》是其中之一)

《惠崇春江晚景》第一首赏析诗作开篇句“竹外桃花三两枝”,是苏轼对惠崇画作远处静景的描写。诗人苏轼隔着画作疏落的翠竹望去,几枝桃花摇曳身姿。桃竹相衬,红绿掩映,春意格外惹人喜爱。这虽然只是简单一句,却透出很多信息:

首先,它显示出竹林的稀疏,要是细密,就无法见到桃花了;其次,它表明季节,点出了一个“早”字。春寒刚过,还不是桃花怒放之时,但春天的无限生机和潜力,已经透露出来。

次句“春江水暖鸭先知”,是诗人对近处动景的渲染:春江水面,一群活泼的鸭子在自由地浮荡,扑腾嬉戏。竹桃与水鸭,一静一动,相映成趣;岸上竹外与江中绿水,一远一近,层次分明,富有图画的纵深感。

“春江水暖鸭先知”这一句,“诗情”与“画意”最为融洽。苏轼通过鉴赏画作时产生的联想,以鸭的感受写出了人的感受。江中有群鸭戏水,就使人感到春天已经暖和了。接下来的“萎篙满地芦芽短”一句,是对画境的继续描摹,是眼前最近处的景物。“萎篙”,即白篙,一种野草,可以入药,也叫“茵陈”,民间有“三月的茵陈四月的蒿”的说法。

“芦芽”,芦苇的嫩芽,也叫芦笋 。在长江下游,鲜嫩的“萎篙”和“芦芽”都是春季的新鲜蔬菜,也是河豚鱼的食料,而做河豚鱼羹,都要用新生芦苇的嫩芽作配料。这样,就为后面引出“河豚欲上”的埋下伏笔。

以上三句,是诗人对“春江晚景”的具体、真实地描绘,直接地再现画面形象。

结句“正是河豚欲上时”,“河豚”是一种海鱼,肉味鲜美,但是肝胜、生殖腺及血液含有毒素,经专业人员处理才可以成为食材。

南宋著名诗人叶梦得在《石林诗话》中写到:“浙人食河豚于上元前,常州江期最先得,方出时,一尾至直千钱,然不多得。二月后,日益多,一尾才百钱耳。柳絮时,人已不食。

惠崇的画作中虽然没有描绘河豚的动向,但诗人苏轼却从蒌蒿丛生、芦苇吐芽推测而知“河豚欲上”,从而画出海豚在春江水发时沿江上行的形象。

苏轼就是通过这样的笔墨,把无声的、静止的画面,转化为有声的、活动的诗境。在苏轼眼里,这幅画已经不再是画框之内平面的、静止的纸上图景,而是以内在的深邃体会和精微的细腻观察给人以生态感。

苏轼用“三两枝”、“芦芽短”以及“河豚欲上”,又巧妙地暗示出这正是一个萌动的春天,因而更能挑逗起人们美好的遐想。诗人的艺术联想拓宽了绘画所表现的视觉之外的天地,使诗情、画意得到了完美的结合。

在苏轼的这首诗里,诗人把“诗情”与“画意”融 为一体,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,诗中紧紧扣住“春江晚景”这个中心,从最足以显示画意特征的景物着笔,用春天特有的自然景物“桃花”、“水暖”、“萎篙”、“芦芽”,形象地表明冬天已经结束,一个生机盎然的暖春已经来到。

我们虽然没有见过惠崇画的《春江晚景》画卷,但读到苏轼这首诗,眼前就仿佛出现一幅活生生的图画:春水初生、绿竹猗猗、桃花绽放、群鸭嬉水,一派生机勃勃的春天的景象。诗情画意显得是那样活泼生动,多采多姿,那么相得益彰。

《惠崇春江晚景》第二首赏析

本组诗中的第二首诗的知名度显然比第一首要少一些,但诗作的创作水平也是很高的。

开篇“两两归鸿欲破群,依依还似北归人”,这两句是对惠崇画作中“飞雁图”的描绘,诗人笔下的“飞雁图”是:大雁北飞,有几只雁不舍这春天美景,差点脱离了队伍。

诗人运用拟人的手法,将依依不舍的几只归雁比作了“北归人”,使画中内容更加生动形象。

第三句“遥知朔漠多风雪”,也是拟人化的写作手法,诗人给北归的大雁赋予了人的情感。大雁恋恋不舍是因为南方比北方温暖,所以诗人就写下了大雁认为北方很冷,而且远远地就知道了沙漠风多雪多。

结句“更待江南半月春”,诗人进一步写大雁希望在江南多呆几日。这种拟人手法的运用,使惠崇的画作由静态转变成了动态,使大雁北飞的情景充满着人的情感,是颇有新意的。

总结惠崇的《春江晚景》画作虽然没有流传下来,但是我通过介绍惠崇今存的三幅画作《沙汀烟树图》、《溪山春晓图》和《秋浦双鸳图》;通过惠崇那个时代人们对他画作的评价。我们知道了他是北宋初期的著名画家,他善于描摹水鸟和植物,而且水波、斜阳、汀渚都是构成其画作的素材。

惠崇的《春江晚景》虽然没有流传下来,但是却留下了苏轼的两首题画诗,在苏轼对惠崇画作的传神描写中,让我们可以想到惠崇画作所呈现出来的景物,这一点就很重要了。

好的题画诗,既要扣合绘画主题,又不能拘于画面内容,既要能再现画境,同时又能跳出画外,别开生面,离开绘画而不失其独立的艺术生命。苏轼的这两首题画诗可以说做到了这一点。

苏轼的这首诗妙在既能写出“画中态”,又能传出“画外意”,使诗情、画意完美地结合了起来。可以这样说:惠崇的画和苏轼的题画诗两者交相辉映,相得益彰。

相关阅读